新网址: yazhouseba.co

爱惜儿子的妈妈

 自从提姆把乱伦种子射进妈妈的身体之后,他开始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而内疚不己。他不仅仅是做了错事,而且干了天底下最不可以饶恕的错事,他干了自己的妈妈,而且是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干了她,强奸了她!

  这样做谁也不喜欢,更何况,这是乱伦,儿子强奸母亲,母亲更不会原谅。

  那是母亲最反感的事,他偏偏做了!

  再说,妈妈的内心之中,既不渴望也不会接受跟自己的儿子做爱,那只不过是提姆自己单方面的兽性行为,正是他那兽性的爆发,深深地伤透了母亲的心。

  一连几天,提姆都活在自责的阴影中。他曾经尝试把妈妈的影子,从自己那已经培育起乱伦素质的心中抹去,甚至,只要母亲在场的时候,他就会尽量回避。

  他们两人碰在一起,大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即使提姆有什么不得不跟妈妈谈,妈妈总是以厌恶、鄙视的目光看着他。

  在这事上,提姆并不觉得难过,他们两人仍然在一起,他们并不孤独,而且,妈妈对待自己的态度,正好帮助自己达到目的。

  艰难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提姆又回到学校,在学习中,在同学之间的嬉戏中,乱伦的阴影慢慢地从他心里消失,他不再整天活在对自己的谴责之中,他再次自由了。

  惟一改变的,是妈妈对他的态度:提姆跟妈妈两人的目光相遇时,妈妈已经不再用那种憎恶、鄙视的目光看他。不过,她还是在处处回避着自己的儿子,看样子,她比儿子更希望淡化那件事。

  提姆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去弥补这次过错。

  日子是无聊的。有时候,提姆会跟杰里一起,到繁华大街对面那低矮的栏杆上坐一回。

  几个星期来,杰里见到提姆老是不高兴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所以,他常常陪他到这里坐一坐,好让自己的朋友轻松一下。

  事实上,这里,是观察女人的最好地点。如果是温暖夏天,阳光暖洋洋地照着,城里的女人就会穿上最好的夏装,然后,上商店,到处闲逛。

  城里的车辆太多了,要到街道的另一边,必须走天桥才安全,大多数的女人要从天桥到对街去,必须从这里过桥,这两个少年所挑选的地点,正好可以无拘无束地观看她们。

  杰里是个毫无顾忌的人,每当他看到有趣的事,他就会大声地叫起来:「提姆,你看到那女人的肥奶吗?真大!」

  杰里所指的,是麦克唐娜太太。提姆并不喜欢她。

  「哎呀,你没有注意到,麦克唐娜太太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六十岁了!杰里。」

  「谁会介意那一点!我只知道,如果你把你的脸伏在她两个乳房的中间,它们足可以把你整个人也遮掩起来!」

  杰里,就是一个那样的人,老爱开玩笑!对于每一个从他面前经过的女人,他都要评论一番,他根本不管那人是老是少,是肥是瘦,他总会找出她身上的某个部位来说一回。总之,总有他的话说。

  最后,经过几次深呼吸之后,提姆问起那个一直令他耿耿于怀的问题:「杰里,为什么你说我的妈妈喜欢你?」

  「哦……?」他的朋友听了他的话,把目光从两个路过的女人的身上移开,转过头来看着提姆说:「你还记得我那句话?哈哈哈,你相信我说过的那件事?哈哈哈,你真的很蠢,那只不过是我骗你的话而己,难道你不会动一下你的脑筋想一想的吗?」

  「那就是说,我妈妈从来没有给过你什么暗示,也从来没有表示过,她比平常更要喜欢你吗?」一会儿之后,提姆又再次问道。

  他想了一会儿,再次想到了糊弄他朋友的念头,狡黠地笑了笑说:「唔,让我想一想,好像……好像……好像是有过一次吧。」

  「真的吗?」提姆整个人往杰里那边靠过去,急切地知道事实的真相。

  「我还记得那一次,我坐在你家的饭桌前,突然有谁在桌子下面碰我的脚,然后,轻轻地撩弄着我的腿,慢慢地往前移动着,只是,当时我还傻呼呼的,一点也不明白大人们在搞什么,当我知道那是你妈妈的脚时,她已经压在我的裤裆上,压着我的肉棒,不断地盘旋着起来。」

  那只不过是他为了糊弄好朋友,临时随便编出来的故事。所以,他得拚命地忍着不笑出声来。

  他装作很严肃的样子,一本正经地对提姆说:「当时到底持续了多长的时间,我已经再也记不起来了,只是,我还记得,当时你到洗手间去了,你的家人都在看电视,没有一个人理会我们。你妈妈假装收拾碗筷,走到我的跟前来,用手握着我的……呵呵呵,就算我不明说,你也应该知道她握住我的什么东西了。」

  看到提姆一脸紧张的听着自己的胡说八道,杰里差点就笑了出来。

  「当时她问我的肉棒够不够大,是不是很长,可不可以用来干一个像她一般性饥渴的女人。当然了,我百分百肯定那是事实。只是当时她还不大相信,因此,她要用手来摸一摸。还好,她不但摸我的肉棒,还拉着我的手,一直拉到她的胸前,紧紧地把我的手压着她的大奶奶。这还不止,她还假装成收拾碗筷的模样,身子往我这边倾过来,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吻着我。」

  杰里随口说着,一边仔细考虑如何将故事结束。

  「只是,你从楼上下来的脚步声破坏了我们的好事。她一听到你的脚步声,连忙一本正经地收拾起碗筷来了。」

  提姆呆呆地听着,脸上开始充满愤怒,两眼瞪着杰里,像是要喷火,好像恨不得一下子把杰里吞到肚子里去。

  杰里看着他的模样,不禁哈哈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提姆恶狠狠地问。

  「哈哈哈,我在笑,我在笑……你啊,记得开始我曾说过,你应该用你的脑袋去想问题吗?难道你听不出,我一直都在跟你开玩笑吗?算了,老实告诉你,我和你妈妈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杰里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完,他又转过头去,欣赏起那个正在大街骑自行车的大奶子女孩去了。这还不止,他冲着那女孩,大声地问道:「喂,漂亮的小姐,可不可以让我享受你男朋友的福利?坐在你的自行车后面,带我到你家好吗?」

  杰里在干什么,提姆不清楚,他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一直在想着杰里的话。

  他之所以要问杰里,跟以前的妒忌不同。现在,他只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当然,他也希望自己的朋友告诉自己的是实话。不过,即使是实话,他也会失望。

  要是杰里说的都是真的,他就会在一种庆幸心理!

  如果妈妈真的与杰里有一手,那么,他虽然干了自己的妈妈,他也不再为自己所作的事而感到内疚,虽然,要是真是这样的话,,提姆肯定会很生自己的朋友的气。

  只是,杰里说的是实话,他无法恨他。

  杰里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他说得对,自己真的脑袋不太灵,遇到什么事,自己很少认真地去思考一下,现在,他很想把杰里的脑袋换成自己的脑袋。

  突然,几乎是凭着一种生理的直觉,提姆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听」出杰里的想法。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在提姆觉得杰里所说的话确实是实话之后,他的脑袋突然一阵清晰,很快就发现了什么东西。他不得不集中起精神来,渐渐地,他发现在,原来自己竟然可以进行杰里的意识中去。

  他一进入杰里的意识,很快就从他的脑袋中发现了什么,他觉得,那想法和提姆的妈妈没有半点关系。但是,杰里曾经偷窥过自己的妈妈,珍妮,跟杰里的继父作爱,而且,是在不久之前!

  他越听得多,就越发现得多。

  现在,提姆开始清楚自己的好朋友的内心世界了。他也像自己一样,想干自己的妈妈,而且,他不但想着要干自己的妈妈,还想着干提姆的妈妈,当然,还有提姆的两个姊妹。

  越听得多,提姆就越明白得多。

  现在,他还从杰里的记忆中知道,杰里跟自己的姐姐已经有了一手。他的姐姐,就是几个月前提姆和杰里一起在前院,看着她骑自行车,结果让风把她的裙子吹起来的那一位。

  杰里的姐姐叫爱丝,只要她高兴的话,她就会让自己的大鸡巴弟弟进入她的房间。在她的房间里,姐弟俩经过几个深夜的接触之后,杰里已经冲破他姐姐的防线,终于被他姐姐允许爬到她的身上,用嘴,用舌头品尝她的小蓓蕾,用舌尖挑破她的花唇,舐弄她的肉壶。

  虽然,姐姐不让弟弟干她的肉壶,也从来不允许他用手去玩她的身体,只让他用舌头去舐她的肌肤,又或者是为她作背部的按摩。但杰里还是喜欢偷偷地走进姐姐的房间去。

  姐姐也喜欢欣赏弟弟在自己的面前手淫,她常常在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把弟弟叫进她的房间,然后姐弟俩同时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姐姐坐在床缘,弟弟站在地上,姐姐会吩咐弟弟站在她的面前,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她两眼看着弟弟的大鸡巴,两脚慢慢地收拢,一直收到床沿。

  她用脚踝撑着床沿,自然地张开两腿,让弟弟的目光从她的阴阜开始,沿着她的小秘缝,恣意欣赏她的花唇。

  她会用自己的手压着小秘缝中的小肉芽,慢慢地揉弄起来。当指尖接触到敏感的小豆豆,姐姐已经忍不住浑身颤抖着,嘴里发出令人酥软的呻吟声。

  当姐姐身上的衣服脱光,杰里看着她浑身雪白的肌肉,他的心已经忍不住地狂跳起来,肉棒也随着心跳的加速而迅速地膨胀。

  当姐姐坐在床缘上,两腿慢慢地张开,让弟弟慢慢地欣赏自己的秘部时,杰里的肉棒便连连地悸动起来,他握着它,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他看着姐姐的小豆豆在姐姐的指尖下膨胀,尖尖地挺起,看着姐姐越来越用力地用指面压着它,在它的周围来回地旋动着,听着她口中的呻吟,看着她的娇躯不断地扭动,一股浑浊的蜜汁从她那个小小的肉壶中缓缓地渗出,滑向她那个紧紧闭拢在一起,不断地时张时合的小屁眼上,他已经发疯一般地套动着肉棒,跟姐姐一起发出无法压抑的呻吟声……

  只要父母不在家,他们姐弟俩常常那样做,姐姐喜欢让弟弟看着她自己手淫,她也喜欢看着弟弟在她的面前玩弄自己的鸡巴,待弟弟无法忍受的时候,她会让弟弟把精液喷射到她的肚皮上和大腿上去。

  他们从来没有干过比那更越轨的事。但是,杰里却总是希望有一天,他能够在姐姐那黑暗的房间里,姐姐会让他爬到她的身上去。

  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用自己的大肉棒,狠狠地插进姐姐的小肉壶中。

  那些事,杰里以前曾经在提姆的面前有意无意地不止一次谈起,现在,他越想越觉得惊奇。从杰里的身上,他想到了自己,他开始觉得如释重负,原来,想干自己妈妈的,并非我一个!

  找到了同好,证明自己并不孤独,提姆的高兴,实在非笔墨可以形容。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释放了的心,开始轻松、自由。虽然,为什么自己能够听到杰里心中所想的,他一点也不清楚,但他是一个聪明人,就在那一剎,他忽然有了新的想法,他希望依靠自己这种难以令人相信的能力去吸引家里其它的女人!

  「杰里,你看到没有,那个好像你的妈妈,好一个圆圆的大屁股呢!」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去,他想看一看自己的朋友听了自己的话之后,有什么反应。

  少年看了看提姆所指的女人,然后转过头来,对着提姆笑着说:「真的是不错,但她无法跟我的妈妈相比。我妈妈的屁股比她的要圆得多,要美得多!」

  他说的是事实,提姆也承认,杰里的妈妈确实很迷人。跟自己的妈妈相比,即使比不上,也不会相差得太远。

  为什么我以前对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干她一回呢?提姆在暗暗责备着自己。

  他想着想着,突然两眼一亮,又问杰里:「要是有机会,你会不会干你的妈妈呢?」

  那是一个很私人的问题,也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提姆担心杰里会生气。谁知道杰里听了之后,却笑着说:「这是我内心的秘密,你想,我会告诉你吗,提姆?」

  听了杰里的话,提姆再次集中精神,他把杰里当成自己,深入到他的思想中去。他敢断言,杰里不但想干自己的妈妈,还想着干自己的姐姐。那是一种有趣的性幻想,只要一想起妈妈,一起起姐姐,他就会很兴奋。于是,提姆又对杰里说:「对不起,杰里,我刚才只想说,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会干我的妈妈。」

  当然,他已经强行奸淫了自己的妈妈,他已经把自己的精液全部灌入妈妈的蜜壶中,只是,他不能向杰里说那事。

  「真的吗?」杰里皱着眉头,态度很认真地问:「那你有什么计划,你打算用什么办法去干她?」

  「我当然想过办法,而且,也想出了一条妙计,只是,你不想干你的妈妈,就算我把我的方法告诉了你,也是白说。」

  「别那么保守嘛,提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好朋友要有福同享嘛。」杰里一下子变得很着迷,凑到提姆的嘴边,把声音压得低低地问:「告诉我,你有什么妙计?」

  「这应该是个好主意,」提姆凑到杰里的耳边,把声音压得低低地说:「你可以请我到你家里吃晚饭,在吃饭的时候,你找个机会从桌底下试探她的意思。」

  听起来,这个方法很容易,但杰里还想知道多一些细节。

  「那样做,能证明什么?」

  「哦,你请我到你家里吃饭,当着外人,就算你妈妈觉得有什么不对,她不会当着我的面把你怎么样。事后,如果她不喜欢你那么干的话,大不了背着人让她教训一回;反过来看,如果她希望让你也分享她的话,她肯定不会制止你,然后……」

  提姆看着杰里那张满是迟疑的脸,带着嘲弄的神态,嘿嘿一笑说:「以后,你要想干什么,只要你再动一动脑筋,她还不乖乖地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光,张开两腿躺在你的床上……」

  「现在,我要问你一句,我的话,你明白了吗?」

  说到最后,年轻人的语气加强了,大声地问着他的好朋友。

  听完自己的好朋友的话,杰里已经开始喘气了。

  「提姆,你的意思是……」

  「对,如果她在任何人的面前绝口不提此事,事后也不怎么责备你的话,那就是说,她实际上喜欢让你玩她。」

  「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杰里的心显然被说动了,他两眼睁大,急切地看着提姆,希望听到提姆的答案。他觉得奇怪,提姆这家伙本来不是这种脑袋聪明的人,他是怎么想出这样的办法来的呢?

  当然,他最希望的,就是希望知道那办法是否切实可行。

  「因为,我曾经试过,我常常会用那办法,她也没有介意。」他一本正经地说。

  这一次,他也懂得如何装模作样。

  「噢,我的天,你常常用那种方法?!」杰里张大两眼,连一个打扮十分性感的女人从他的身边经过,他也没有留意。

  无须进行任何的矫饰,提姆已经觉得,自己的本身已经具备了骗人的才能,当然,他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有听出别人的思想的超人能力。以后,他将会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潜质,好好地发挥自己自己具备的这种能力,他要做更多的事。

  「只不过是两次而己。」

  提姆不想过多的撒谎,也不希望让他了解过多的真相,所以,他避开杰里关心的话题,转而问他说:「为什么今晚你不邀请我到你家里吃饭呢?」

  杰里不再说什么,他只是拉着朋友的手,独个儿在发笑。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表,仔细地计算着吃晚饭的时间。

  …………时间不断流逝…………

  终于,晚饭的时间来临了,提姆坐在桌前,仔细地欣赏着杰里的妈妈————珍妮。

  珍妮正忙着把做好的饭菜摆放在桌上,她完全没有留意提姆正在偷看她。

  提姆到她家里来吃饭,珍妮并不介意,反正今天也不是第一回,而且,他们家里的饭菜每天都会准备得多一些,所以,她并不担心没有足够的饭菜来招呼客人。

  再说,家里多一个人,不是更热闹吗?每天吃饭的时候,杰里的继父——默拉先生总不会回家吃的,他还会在他自己的作坊中工作几个小时,在那几个小时中,他是不会回来的。

  虽然,提姆不是今天才第一次到默拉家吃饭,但他却是第一回仔细地欣赏珍妮。以前,他的注意点,总是落在杰里那个魅力四射的姐姐,爱丝的身上。

  老实说,杰里的妈妈虽说己是一个中年的女人,但她与提姆的妈妈比起来,更要年轻一点。只是,她有点发胖,玉腿上的肌肉,简直令人不敢想象,而且,女人本来应该丰挺的乳房,她却稍嫌少了一点点。但,她有着一个美妙的屁股,圆圆滚滚的,挺吸引人,再说,她那张德国人特有的脸,也证明着她是一个美人。

  欣赏过杰里的妈妈之后,提姆又开始想入非非了。他感到兴奋,因为他已经很肯定自己的好朋友确实有着乱伦的欲望,他很想干自己的家人,很想干自己妈妈的蜜穴!

  饭菜全部摆上桌面了,提姆集中精神,他给珍妮的意识输入了几个简单的命令。因为他不敢肯定,若果一会儿杰里去调戏她的时候,她是否真的愿意让自己的儿子点便宜。所以,他希望这个已经生过两个孩子的母亲在儿子摸她的时候,她会表现处温顺一点。

  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饭菜已经全部准备好,于是大家开始各取所需,这个小小的组合便默默地开始吃饭了。这跟提姆家里不同,每当杰里家吃饭的时候,他们总是那么安静的。

  提姆留意着杰里,他想看着他的动作,谁知道杰里几次把手伸到下面,却只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然后,又把手放回桌面上,浑身在微微地发抖。提姆知道,他没有胆量去试探自己的母亲!

  主菜准备好之后,爱丝也把布丁端上来了,提姆用脚踢了踢自己的朋友,让他去实行自己的计划。

  正当爱丝把盘子放在桌子的中央,提姆突然看见珍妮脸色发僵,一下子极不自然起来,目光也迅速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原来,珍妮忽然感到自己那双光滑的大腿让人碰了一下,就那么轻轻地一下,当即产生了一种电殛的感觉,那种感觉令她不由得浑身立即痉挛了一下。

  这是他们吃饭的时候常常会发生的事,那只不过是一种凑巧,偶然发生的事而己,所以,珍妮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又再次把注意力放在饭菜上面,仔细地咀嚼起来。

  正当她把布丁送进自己的嘴中,那种触电的感觉又再次传来,这一次,她知道,事出并非偶然,因为,有一只手正放在她的大腿上,不但如此,还在她的大腿上慢慢地滑动着,抚摸着。

  现在,她知道了,那是她的儿子!这个小混蛋,竟然敢吃自己母亲的豆腐,当时,她脸一沉,就想训斥,但话还没有出口,她不得不把自己的话吞回自己的肚子中去。

  旁边,坐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另一边,是自己的女儿,坐在自己对面的,却是自己的客人,难道自己真的要当着外人揭穿一切?告诉人家,自己的儿子正在调戏自己?

  这样做,教自己的脸放到什么地方去?又让自己的那个混蛋儿子的脸放到什么地方去!

  他虽然坏,但他总是自己的儿子!

  所以,她只好不动声色,用目光狠狠地盯着儿子,希望他能反省,停下手来。

  只是,杰里虽然知道妈妈正用严厉的目光在制止他,但他却不管妈妈的眼光,反而装模作样地看着正在往自己碗里放布丁的爱丝的调羹。

  见儿子不看她,珍妮朝其它人看了看,提姆用眼角迅速地瞥了她一眼,只见她的身体轻轻地痉挛起来。

  原来,儿子虽然眼看着姐姐的调羹,但他的手却仍然在自己的腿上划着,不但划着,还慢慢地往上面滑去。

  那是什么地方!怎么能让儿子去摸那里!她的心更气了。杰里从桌子底下用脚踢了踢提姆,然后,向他打了个眼色,显然,他在告诉提姆,他的计划正在执行中。而且,他还想继续玩这游戏。

  于是,提姆又集中精神,向珍妮的意识发出第二道暗示:她很讨厌自己被调戏,但是,她的身体却希望自己的儿子继续不停地抚摸她。

  奇怪得很,她的心明明是很讨厌儿子那样干,恨不得当众把儿子揍一顿,但,她的肉体却好像很喜欢,不但喜欢,而且慢慢地向着椅子的边缘挪去,以腾出空间让那只手容容易易地深入到自己的私处去。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彷佛变成了两个人,一个要躲,一个却要让。

  她希望控制自己的意念,但身体偏偏不听她的,她不断地挪动着,现在,她只有后面一小部份搁在椅子上,自己两腿的中部已经全部悬空了。

  儿子彷佛也发现了那种情况,他的手仍然在不动声色地往上滑着,一边滑、一边划,随着他的划动,一阵阵令人吃惊的感觉一次又一次地震撼着她的心房。

  突然,她两腿一紧,连忙一夹,就在她两腿紧紧收拢的时候,儿子的手已经让她的两腿夹住了。

  虽然手让妈妈的腿夹住,但他的手指却是很灵活,杰里用他的手指尖探向母亲的秘处,揉着她的花唇,划入她的秘缝中。

  提姆偷偷地看着杰里的妈妈,见她正在品尝布丁,但是,她的脸色红起来,身体也在偷偷的发抖。

  提姆的心在暗暗发笑,他继续集中精神,让自己的精神跟杰里的意识结合,他想看一看,那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是怎么在桌子下面触摸他的妈妈的,只是,奇怪的很,杰里的意识却很混乱,而且模糊。

  突然,珍妮突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嘴巴在嘟哝着,好像想说什么,却又无法说得出口,她离开桌子,走进自己的房间去。

  看着妈妈离开,杰里把桌子下面的手收了回来,他朝着提姆扮了个鬼脸,鼻子深深的吸了几下。

  饭桌前发生了什么,爱丝一点也不清楚。由始至终,她根本没有留意自己的弟弟跟妈妈异乎寻常的表现。

  从杰里家回来之后,提姆仔细把今天的事情想了一遍,他觉得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杰里在饭桌下面得手之后,脸上那股兴奋的表情,简直令人羡慕。记得临出门的时候,杰里把他送到门口,满脸是神秘的笑容。他嘱咐提姆,下一次会再请他到他家里来吃饭。

  到了门口,提姆突然向他的朋友问起他姐姐的事。

  「是什么事让你突然想起了她?」杰里觉得有点奇怪。

  「我想在星期五晚上约她。」提姆正色地说。

  杰里并没有回答,他改了话题,一直把他送出门口。

  发生在杰里家的事,真是令人觉得兴奋!性欲的冲击又开始激起少年身体中的荷尔蒙激素,令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往他的腿之间摸过去。

  握起了自己的肉棒,他的潜意识突然又出现了妈妈的影子。

  妈妈,来吧,我是你的儿子,到我身边来吧。

  他轻轻地向着妈妈要求着,幻想之中,妈妈向着他走过来,下体在扭动,不断地刺激着少年的性器。

  妈妈,你的屁股真白,真圆,我好想看,妈妈,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看一看你那淫荡的肉体。我要看一看你那溢着花蜜的蜜壶。

  妈妈并没有抗拒,默默地在自己儿子的面前一件又一件地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赤裸裸地面对着自己的儿子,慢慢地躺下去,张开两腿……

  …………

  呼……提姆深深地地吸了一口气。

  我又幻想了!

  突然,他整个人一下子振奋起来,马上从床上跳起。

  幻想?

  妈妈?

  我可以令我的幻想成真!

  只要我集中精神,我可以让妈妈做任何我希望她为我做的事!

  少年一阵兴奋。他再也躺不住了,把肉棒塞回自己的内裤中,然后,往外面走去。

  提姆沿着楼梯走进起居室。起居室很黑,没有点灯,只有如水一般的月光从宽敞的大窗户照进来,朦朦胧胧的,给人一种虚实难分的感觉。

  妈妈还没有睡,黑暗中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床上,身上只有一袭晚装。

  提姆集中精神,与妈妈的意识沟通在一起,然后,向妈妈发出暗示。

  妈妈一言不发,默默地从床上站起来,立即往起居室走去。她的脑袋很模糊,直到她看见自己的儿子正站在楼梯上看着她时,她还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

  一个在楼梯上,一个在地面上,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也看着自己的母亲,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移动,母子俩站在那里。

  提姆精神集中,用自己的意念影响着自己的母亲。

  母亲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在看着自己,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反应却是如此的迟钝。她不敢看自己的儿子,只有两眼呆呆地看着地面。

  当儿子的意念传送到她的精神中的时候,她先是觉得一阵恐慌在她的心底升起,蔓延向她的全身,然后,乱伦的欲望被唤醒了。

  不!不行!我是他的母亲,他是我的儿子!

  虽然,提姆的意念已经跟她的精神连接起来,但是,她的意志力仍然顽固地跟儿子意念抗衡着。伦理、道德仍然在她那兴奋的心中根深蒂固。只是,她无法抹去那种令她感觉颤抖的冲动,一股跃跃欲试的快感也同时地她的心底中顽强地与她的道德观抗衡。

  不行,我不能那样!我的肉体不能让他玷污,我是他的爸爸的人,我是威尔森太太,他是我的儿子,他是威尔森的儿子,他是从我那地方出来的,我不能再让他进入那里去!

  她的内心很矛盾,欲念已经开始强烈了,她无法控制它,但道德的伦理观却在让她克制自己的欲念,让她离开,让她不要接近她的儿子。

  现在,她一方面在恨自己的懦弱,也在恨儿子的胡闹,但是,令人吃惊的是,那事却令她兴奋,在欲望中,她的身体已经在不断地发热,欲火如焚。

  耳边听到儿子的脚步声,她用眼角瞟了一眼,只见自己的儿子已经一步一步地向着她走过来。

  近了,近了,她已经很清楚地看见,他的睡衣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在他的胯上,有什么高高地隆起,形成一个小帐篷。她浑身只觉得一冷,浑身发着抖,整个人就像被冰块冻结在那里一般,一动不能动。

  那还不止,眼看着儿子的步近,她竟然把手抬起来,摸到自己的晚装上,找到衣服上的系带,慢慢地拉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样堕落?不行,我是不能那样的。

  她想松手,但她的手虽然长在她的身上,却完全不受她思想的控制,随着儿子一步一步地走近,她身上的衣服也在一点一点地松开。

  天!是什么原因?不行,我不是淫贱的女人!我不能跟自己的儿子乱来!

  剎那间,她彷佛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两个人,自己在拚命地抗拒着,另一个自己却在淫荡地向着自己的儿子脱衣服!

  系带松开了。

  衣服开始从母亲的肩膀上滑落。

  更令妈妈吃惊的是,她已经感觉到,就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已经隐隐开始湿润。

  天,我的淫液也开始渗出来了!

  她的手拉着自己的那件单薄的睡衣,睡衣轻轻地从她的身上滑落,悠悠地飘到地面上,她赤条条在沙发上坐下,朝着自己的儿子,把两腿张开,然后,像一个怨妇,渴望着儿子的快点到来。

  妈妈已经准备着开始她生命中的第二个起点了!

  提姆走近母亲,在她面前几英寸的地方停住了脚步。在他的下体上,雄伟的男性标志已经直挺挺地从他的内裤中钻了出来,带着无比的诱惑,挺在母亲的眼前。

  儿子站得这么近,青春期的肉棒坚硬地挺立着,就在她的眼皮底下跳动,他那男性的气味扑入她的鼻中,更加激起妈妈一直压抑在心底的强烈的原始欲望,看着眼前那根足可以令她欲生欲死的肉棒,她的心在「砰砰」地急跳,喘息从她的鼻孔中越来越响,越来越浑浊,她已经无法摆脱,也无法再理智去分析了。

  火越烧越烈。

  心越跳越狂。

  什么伦理,什么道德,在那难以负荷的欲火中已经消散,剩下的就只有渴望。

  她看着自己的儿子的肉棒,纤纤的玉手慢慢地向着那早已经张开的秘处摸下去。

  手指触弄着尖尖地挺起的小肉粒,小肉粒当即发出一阵麻痒。麻痒直冲她的小穴,小穴一阵空虚,空虚中是那种难耐的期待。

  她期待着什么?虽然在如此的情形下,她也是无法说得出口的,但是,她有她的办法,她可以借她的手来说话。

  手指压着小小的肉芽,稍稍地用着力,然后,她两眼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儿子,当着儿子开始盘旋起来。

  「噢……」她的口中在轻轻地呻吟,手指揉着自己的下体,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她不得不身体蜷曲,两腿猛烈地合拢,再徐徐地张开,无论合拢还是张开,她的手并没有停止揉弄。

  是的,她不能停止,只要她一停止,小穴的痒马上就会如电殛一般直冲心底,心底一痒起来,无处可挠,无法可止,那更难受。

  只是,手指的揉动虽然能令自己一时的满足,然而那种满足却是如此的短暂,眨眼之间,它就会再度泛起,越来越强烈。随着敏感度的加强,她的力度也加大了。

  现在,她已经不再只用手指压着小小的肉芽就可以满足,她已经把自己的手全部按在它的上面,用力地按摩着……

  随着下部的湿润,雌性特有的气味也向着她的鼻孔冲来。

  那是自己的气味,也并非完全是自己的,它还夹杂着儿子那种令人陶醉的味道,两种异味混合在一起,直冲她的鼻孔,沁入她的心田,然后袭向她的大脑,令她在手淫中不断地呻吟,不断地扭动,不断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只按着阴蒂,已经是不行的了。她的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密缝,不断地向下探下去。

  淫液已经流出来了,她的手已经湿润,滑滑的,很舒服。

  手指移到自己的蜜穴中,她不再考虑什么,连忙往里面插去。然后,迅速地一出一进,忙个不停。

  提姆看着自己妈妈那淫荡的行为,心里高兴极了。

  成功了,自己真的成功了。他不但可以让平时庄重的妈妈在自己的面前脱衣服,还可以让她一丝不挂地在自己的面前张开两腿,让自己的目光浏览着她的密处。他还可心让她手淫,让她在为自己而手淫!

  是的,他成功了。现在,她已经按照他的指令,两膝跪在沙发上,尽量地把两腿张开,她的上身压着沙发的背,两手摸着自己的私处,一手插穴,一手揉动着阴蒂。

  她虽然靠在沙发上,但她的头却转过来,张开两眼,目光始终盯着儿子的肉棒,她的模样是那么的迫不及待,是那么的贪婪,她喘息着,呻吟着,用力地干着自己的小蜜壶和小豆豆,同时舌头也不断地舐着嘴唇。就像一个馋嘴的小顽童看见了糖果,恨不得一下子把糖果吞进嘴里。

  这一切,是母亲兴奋的表现,跟提姆的感应没有什么关系。提姆站在原地,下体慢慢地向着妈妈的嘴唇移过去,妈妈看着慢慢凑到自己嘴边的肉棒,两眼登时发出淫荡的光泽。

  肉棒还没有真正贴近她的嘴边,她已经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一下子向着儿子的肉棒凑过去,舌头伸出,卷着儿子那坚硬,火热的肉棒,头一俯,肉棒马上没有入母亲的嘴里。

  看着妈妈的模样,提姆的肉棒当即在母亲的嘴里跳动起来。也许是儿子肉棒的跳动,刺激着妈妈的神经,又也许是妈妈的手淫令妈妈的热血沸腾吧,只见妈妈用她那双柔软的红唇紧紧地夹着儿子的肉棒,用力地吸吮着,她的头在急速地前后移动,一阵低吼从她的喉底传出……

  对自己的性器的刺激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了,味觉,视觉和触觉不断地她的心中起著作用,当儿子的性器进入口中,妈妈更是无比的兴奋,不久,一股触电的感觉便开始在她的体底生起。

  「噢……」在吼声中,高潮来临了。

  就在妈妈高潮来临之后,还不到两分钟,提姆也阴囊发紧,无比快乐的感觉当即从光滑有龟头上传来,扫过他的全身,随着肉棒连连的跃动,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已经喷进妈妈的嘴里去。

  「噢……」刚从高潮中清醒过来的母亲连忙用嘴唇紧紧地夹着儿子那不断跳动的肉棒,连连把从儿子的身体中喷发出来的液体吞到自己的腹中,最后,她连那光滑的部分也仔细地舐了几遍,直到她确认完全把精液吞到自己的肚子中,她才抬起头来,看着儿子。

  也许是年轻,年轻人本来就精力充沛,尽管已经爆发过,但是,高潮的性欲在他的体内仍然没有消褪,他的肉棒也半点没有疲软的迹象。

  应该于做点什么了。他看着自己母亲那贪婪的表情,把正被她小嘴用力吮吸的肉棒抽了出来。

  随着肉棒的抽出,妈妈的小嘴一下子空虚起来,小穴,还在缓缓地蠕动着,也有一种空虚的压迫感令她无法释怀,她的头随着肉棒一直向前,两眼死死地瞪在它的上面。

  仍然是一句话也不说,妈妈看着儿子的肉棒,身体慢慢地向着地面滑下去,她两腿张开,两膝跪在地上,低低地把脸伏在沙发上,圆圆的屁股向着自己的儿子高高地挺了起来。

  高潮仍然震撼着她的体内,她开始感到了满足,为自己的儿子给她带来的礼物而感到无比的满足。

  几年来,她已经没有尝过性高潮的美妙了,今天,竟然跟儿子一起,它却降临在她的心中!

  这是她开始干穴以来,最满足的一次!

  她的小穴仍然在缓缓地蠕动,她的美体还在痉挛,但一阵更加令她兴奋的感觉,穿过她的蜜穴,传向她的心中。

  「哦……」她口中一阵长叹。

  儿子的肉棒开始安慰她那个空虚的小穴来了!熟悉的感觉从她那个火热、湿润的地方传来,充实的满足感紧紧地攫住她的身心。

  尽管儿子完全没有作爱的技巧,他的动作显得有点粗糙,生硬,但他却有无穷无尽的精力,他像一匹骏马,不断地在荒上奔驰着,无停无歇,无休无止,加速、再加速。

  肉棒在小穴中的出没,把妈妈带到了大海中,妈妈只觉得自己在大海上漂荡、浮沉,一会儿从浪尖沉进浪谷,一会儿又从浪谷抛到浪尖去,无完无了的冲击令她呻吟,令她尖叫。

  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的冲击中,母亲不清楚,到底自己流了眼泪没有,她更不清楚,到底自己为什么流眼泪,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很快乐。也许,是因为自己快乐而流泪吧。

  也许,最终自己还是被乱伦的快感而征服,她为自己被征服而流泪吧?

  到底是为什么?谁知道?

  谁去管它……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妈妈=公共便池
  2.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842)
  3. 性福老家,肏了表姐和舅妈
  4. 勾搭上一个良家
  5. 不小心就跟朋友的马子搞上了
  6. 我和姊姊甜蜜的一晚
  7. 妈妈的内裤让我发现了秘密
  8. 大学二年级-表姊来玩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