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歆的爱与愁


开得不是很顺,有时还会当机……老公,你想,我们的电脑有没有可能中毒了?”

  随着话落,只见老公倏地楞了一下,但随即又眉头微皱地说道:“唔……也有这个可能啦……啊!对了,大嫂的弟弟不是在电信公司工作吗,你要不要请他抽空来家里一趟?”

  “你是说……孟哲?”

  “嗯。”

  听老公提起这个人,我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对齁!当初要不是帮他做业绩,我们也不会换他们公司的光纤。唔……我做完家事后就跟他连络。”

  “好了,那就先这样了,其他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吧,我如果再不出门的话,上班一定会迟到。”

  站在门口,看着老公的背影迅速消失在巷口,我才回到屋里,继续做着那些未完成的家事。

  好不容易做完了每天的例行家务,正想泡杯咖啡,然后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喘口气时,摆在客厅的电话蓦然响了起来。

  我接起电话还没出声,话筒的彼端立即传来:“毓歆,我又失恋了”的沮丧话语。

  我回想了一下声音的主人后,才试探性地说:“嗯……孟哲吗?”

  “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我忍不住开口骂道:“呴!刘孟哲,你怎么老是没大没小的乱叫一通!况且,我跟你姐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就算你不叫我表嫂,也应该叫声歆姐吧。”

  “拜托!梁毓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古板保守?”

  “话不是这么说啦……”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刚才的事情,便不和他计较辈分及称谓的问题,“算了,没空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正好有事找你。我问你,你今天有没有空?”

  “干嘛?你要安慰我这被女友抛弃的脆弱心灵吗?”

  我听到这句话不禁楞了一下,但一想到他打电话的用意后,不由得没好气地笑骂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再说,你每次失恋跟我诉苦后,还不是没多久又交了新女友,所以我认为,你根本不需要什么言语上的安慰吧。好了,不跟你说废话了,我家里的电脑好像出了点问题,你今天抽空过来帮我看看吧。”

  “我没空。”

  “刘孟哲!当初是你可怜兮兮地跑来我家,千拜托万拜托地要我换装你们公司新推出的光纤,我才勉为其难地说服我老公,没想到……啧啧啧……贵公司的售后服务真的不是”普通的好“呀……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向贵公司的客服部投诉呢?”

  “啊!好啦好啦!待会开完早会后我就马上去你家,这样总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

  随口聊了几句,和他约好时间后我便挂了电话,并且迅速换了身衣服,接着就到住家附近的传统市场买菜。

  由於从小家境不是很好,所以我高职毕业后就没有继续升学,直接在一家贸易公司从事“行政助理兼柜台接待人员”的工作。

  后来在我那闺蜜好友的婚礼上,认识了新郎的亲弟弟,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由於双方当时都没有男女朋友,加上彼此都对对方有好感,以及周遭好友们的怂恿促成下,我们才慢慢开始交往,最后在我十九岁那年和他共结连理。

  我原本结婚后还想继续工作,但老公却以“男主外,女主内”的理由,要求我当个全职的家庭主妇,而他则是负责在外面打拼,尽量让我衣食无忧。

  一开始,我觉得多一份工作总是多一份收入,对家里的经济多少有点帮助,但结婚三个月后,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却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后来,等预产期一到,我就顺利为秦家生了个儿子。

  原本坐完月子仍想继续工作,可是算了一下保母费之后,才发现聘请保母带小孩的费用,几乎等於我的薪资,於是我只好辞掉了原本的工作,在家专心带小孩,就这么成了全职家庭主妇。

  想不到一转眼过了十六年,而我们唯一的宝贝儿子也从牙牙学语的婴儿,成了个头比我还要高大的高 中生。

  老实说,以前全心全意照顾儿子,所以即便想出去工作也有心无力;现在儿子大了,终於不用我成天在一旁呵护,加上这十几年下来,我已经习惯了单纯的家庭生活,再加上学历不高,若要二度就业,我认为应该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於是我也就安分地操持家里的一切家务,做个称职的家庭主妇。

  随意买了几样蔬果肉类回到家之后没多久,客厅便响起了门铃声。

  一打开大门,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立即窜了进来,并且边走边大叫:“好热呀!毓歆,有没有凉的?”

  “呴!刘孟哲,你还真随意呀!请问这是你家?我是你的佣人?”

  没想到已经大剌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听到我的话后非但不以为意,还嬉皮笑脸地回我:“呵呵,毓歆,假如你要玩角色扮演的话,最好换一套性感的女仆装会比较有FU喔。”

  “去你的!”

  我忍不住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丢了过去,“你是不是太久没有被我扁,所以皮在痒?刘孟哲,我郑重警告你,要是你再这样说这么下流的话,我就打电话跟你姐告状。”

  “拜托!梁毓歆,你是一个已经三十六 岁,而且还有一个已经上高 中生儿子的欧巴桑了,怎么还个小孩子一样,玩这么幼稚的告状游戏?”

  “刘孟哲!你居然敢说我老!哼,你又年轻到哪儿?别忘了,你今年也已经三十一 岁了,而且……”

  我故意瞟了瞟他的肚子,“你再不找时间运动锻练身体的话,别说我们这个年纪的女性,就算是刚出社会的年轻女孩,都会笑你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嗯……万一你真的变成了──”只有鲔鱼肚,没有人鱼线“───这种又肥又老的中年丑男,那么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你──绝对交不到年轻貌美的女朋友。”

  “梁毓歆!你!谁说我没有运动!我……”

  原本一脸怒容的刘孟哲忽然瞅了我一眼,随即以轻蔑的语气冷哼道:“哼哼……我今天总算见识到”不可理喻的欧巴桑“的嘴脸,究竟是什么模样……”

  “什么!你!我……”

  “好啦!我的时间很宝贵耶!你到底要不要我帮你看电脑?如果你只是闲闲没事找我抬摃,可是又不请我喝饮料的话,那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拉滴赛“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再见。”

  见他真的起身欲走,我只得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好啦好啦。你快帮我看电脑出了什么问题,我去冰箱拿饮料。你要开水、果汁,还是茶?”

  “我要小7的冰咖啡,多奶半糖,谢谢。”

  “呴!你还真挑呀。算了算了,你先到书房帮我看电脑出了什么问题,我去便利商店买你的冰咖啡。”

  虽然便利商店距离我家只有短短几百公尺,可是今天的天气特别炎热,以至於我买完东西回到家时,已经热得汗流浃背,而且那衣物贴在身上的黏腻感,令我极不舒服,真想马上冲到浴室冲个凉水澡。

  强忍着衣物黏在身上的不适,拿着现冲的冰咖啡来到书房里时,只见房里的男子正坐在电脑桌前,神情专注地盯着电脑萤幕。

  看着那一行行快速跳动流泄──那些我完全看不懂的程式指令好一会儿,我只好将手上的咖啡放在桌子上,说:“找出问题了吗?是不是中毒了?”

  他回头望了我一眼,接着就抢了我手上的冰咖啡,直接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大口,便露出欠扁的可恶笑容,还故意咂了咂嘴,说:“好爽呀!”

  “刘孟哲!”

  我正想发作,他已抢先开口:“你别激动嘛!我问你,你是不是趁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看色情网站?”

  “啊!你说什么?我……我怎么会看那种东西!”

  尽管已经不是不谙人事的小 女孩,但,无聊地逛了好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随便煮碗面,边看电视边解决午餐。

  投入了虽然无聊,但可以打发时间的电视剧后,我也逐渐忘了那个──原本让我一直心神不宁的隐藏资料夹。

  ※        ※         ※“老婆,我回来了。”

  “哦,老公,你回来啦。嗯……这次去大陆还顺利吗?”

  我边拖地边对老公说道。

  “嗯,总算解决了问题。”

  随着话落,老公忽然走上前抱住我,在我耳边吹了口气,轻声说:“老婆,我想你了。”

  我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沉着脸推开他:“走开啦,我要拖地。”

  “等下再拖啦。我们好久没有那个了耶……你没听过”小别胜新婚“吗?而且奕诚现在不在家……”

  搞懂了老公的意思,我不禁诧异地看着他:“老公,现在大白天的……而且你刚回来,整个人臭烘烘的,我闻到那味道都快吐了!嗯……我看你还是先去洗澡吧,还有,记得把你的脏衣服全都拿出来,不要到处乱丢。知道吗?”

  “哦……好吧。”

  看着老公推着行李箱,颓然走向卧室,我也不以为意地继续拖地。

  等到做完所有的家事,才想起老公除了在浴室洗澡时,偶而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以及洗好澡后走回房门的关门声外,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动静。

  “老公……老公?”

  当我纳闷地推开房门,便看见老公居然脱光光地躺在床上睡着了。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摀嘴轻笑,随后便帮他盖上薄被,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等到我做好了晚餐,才叫醒了熟睡的老公,吃了一顿难得两人同桌的晚餐。

  “老婆,我不在家这几天,家里没什么大事吧?家用还够吗?”

  “嗯。”

  随口应了一声后,我陡然想起了电脑里的隐藏资料夹。不过,我一时间不晓得该怎么开口,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后,才以随意的语气,试探性地说道:“对了,那天我找孟哲看过电脑了,他检查后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有帮我重灌防毒软体而已。”

  “哦,没事就好。嗯……不过你上网还是小心一点,而且你也要告诉奕诚,不要随便下载歌曲或网页游戏,要不然中毒就很麻烦。”

  看着老公从容淡定的神色,以及义正严词地告诫言语,彷佛他根本不晓得那些照片似地,让我反而犹豫着,要不要乾脆挑明这件事。

  (唔……那些照片难道真的不是老公下载,而是奕诚?

  尽管我相信,开朗活泼的儿子不可能做这种事,但面对老公似乎完全不知情地镇定神色,又让我不得不把矛头指向我的宝贝儿子。

  毕竟这个家只有两位男性同胞,而我绝不可能看那些淫秽的东西,而且近日也没有其他亲戚朋友在家里过夜……换句话说,家里最近有机会接触电脑的,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

  一时间开不了这个口,我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虑,随口应了声:“嗯,我知道了,我会找时间告诉他。”

  吃饭吃到一半,摆放在客厅的室内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看了老公一眼,却见他用眼神示意我接听,而他则完全不理会响个不停地电话铃声,继续进攻桌上的菜肴,於是乎,我只得无奈地放下筷子,快步走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喂~~”“喂,毓歆吗,我是孟哲啦。”

  “原来是孟哲呀,有事吗?”

  “唔……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

  话筒彼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期期艾艾地话语:“嗯……是这样的……我本来和女友一起学国标舞,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分手了……我本来想退费啦,没想到……退费也退不多……所以……所以……你可不可以当我舞伴?”

  “啊!你说什么!舞伴?”

  “老婆,你跟谁讲电话?”

  我捂着话筒,转身对老公说:“是孟哲啦。他说因为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想找我当他的舞伴。”

  “什么意思?他和女朋友怎么样又关你什么事?”

  “啊!不是啦,我……老公,你等一下!”

  我急着向老公解释,便连忙对着话筒说:“老公问我事情,我先跟他解释再回你电话,拜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立即挂了电话,并跟老公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呀,”

  老公听完我的解释,便放下碗筷沉吟好一会儿,才对我说:“既然人家都开口要你帮忙,如果你也没事的话,就答应他吧。”

  “啊!不是啦!老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跳舞,那要怎么当他舞伴?”

  “对喔。嗯……算了,反正你自已决定吧。好了,先吃饭啦。”

  吃饱了饭,老公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我则是尽责地做好善后工作,并留了一些菜给儿子,之后也没搭理边看政治评论节目边碎碎念的老公,迳直来到浴室洗澡。

  洗好澡回到客厅,仍在看电视的老公忽然瞟了我一眼,又瞄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后竟关上了电视,接着就迳直走到我面前,二话不说就紧紧抱住我,同时吻上我的嘴唇。

  “唔……唔……”

  我下意识挣扎,却被老公搂得更紧;等到他心满意足地放开我,我才边喘气边搥打他:“秦元德,你干嘛啦!”

  “拜托!我是你老公耶!人家不是说,老公有性需求的时候,老婆要尽量满足老公吗?可是你刚才的反应,搞得好像我想强 奸你一样。老婆,我们这么久没那个了,难道你都不会想吗?”

  “唔……还好啦。问题是……奕诚待会就回来了……”

  “呴!现在才几点!儿子还要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会到家,所以绝对有足够的时间啦。”

  “好吧。那你要快一点喔,千万别让儿子撞见了。”

  “呴!你还当我想生小孩,所以和你做爱还得挑良辰吉时呀?真是的……”

  只见老公翻了个白眼,就猴急地将我拦腰抱起,三步并做两步地冲向主卧室。

  老公今天不晓得吃错了什么药,一进房门就猴急地扒光我的衣服,并且草草亲吻、抚摸几下,就迫不及待地进入我身体,令我疼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老公,轻一点……会痛……”

  没想到老公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不顾我的感受,自顾自地挺动下半身:“老婆,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舒服了。”

  “你先停下来啦,真的很痛呐。”

  “你再忍耐一下,我快好了。喔,好紧呀……好像你的第一次……喔……好爽……老婆,你也动一下嘛,不要老是像条死鱼一样。”

  说实话,他这么粗鲁地对待我,我怎么可能会舒服,当然更不可能刻意迎合他。

  既然他不听我的话,我也只能无奈地紧皱着眉头,躺在床上不发一语,任由老公压在我身上泄欲。没多久,就听到他低吼一声,接着我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恣意喷洒在我的下体深处。

  “呼……呼~~好久没做爱了,好爽呀。老婆,你舒服吗?”

  “嗯。”

  为了不让自己二次受罪,我只能无奈地轻哼一声搪塞过去。

  看着老公吹着轻快的口哨走向浴室,我轻叹一口气,缓缓起身,抽几张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卫生纸,擦拭从私处倒流而出的秽迹,随后收拾凌乱的床单;等老公走出浴室后,我才捂着仍有些疼痛的下体,慢慢走进浴室冲洗。

  莲蓬头洒下温热的水柱,稍微缓解了下体的不适,轻轻触碰娇嫩的唇瓣,却传来些许刺痛,令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嘶~~”轻抚痛点,感觉下体似乎有一道似有若无的伤口,我不禁低声埋怨:“臭老公,坏老公……又不是没碰过女人……人家还没准备好就硬来……”

  说到这里,我的脑海里,陡然闪过孟哲年轻时的青涩模样,令我的思绪当下为之一窒,而洒在身上的水渍,缓缓流过下体时,一股如电流般,微微酥麻的奇特感觉瞬间流遍全身,使得我手上的莲蓬不受控地抖了一下,险些掉在地上。

  下意识紧握莲蓬头,没想到它朝上的喷水孔恰好对着我的下体,於是那一道道温热的水注,便直接喷洒在有些红肿的私处。

  “喔……好痛……可是又有点痒……有点麻麻酥酥的……唔……好刺激……好……好舒服……啊……我怎么……”

  低头看着自己居然拿着莲蓬头,任由那温热的水注,不停地冲洗女人最私密的部位,而且还有一种难以言喻地兴奋感,以至於原本乾涩的下体,此时竟缓缓淌出一丝黏稠的透明液体,令我一时间惊慌地不知所措。

  “唔……怎么会这样……我居然……居然用莲蓬头手淫!这……”

  一想到母亲曾告诫我的话,我立即将莲蓬头拿开;然而,脑海里一浮现妈妈所说“那些水性扬花的荡妇”形象时,我又蓦然想起了,前几天在电脑里不小心看到的淫秽照片,令我心中再度涌起那股令我羞赧不安,又带着些许无法言喻的兴奋快感。

  “唔……可是刚才的感觉……真……真的很舒服……比刚才跟老公做爱还要舒服……嗯……我只用莲蓬头的话,应该就不叫手淫吧?”

  内心挣扎了许久,用这不算理由的理由说服自己后,我就开始慢慢将手中的莲蓬头,一分一寸地靠近私处,让那温热的水注,轻轻冲洗着已经变得敏感的唇瓣。

  “唔……真的……好……好舒服……喔……”

  察觉到自己居然发出不知耻的呻吟,我立即摀住嘴巴,想着:“不行!这样太羞耻了。可是……唔……绝对不能让老公知道……”

  就这样,我一手紧摀着嘴巴,一手控制着水注冲洗的距离,不断刺激着我那敏感的私处。

  随着情欲逐渐高涨,那微弱的冲洗力道已经满足不了我,於是我紧闭着双眼及嘴巴,同时加大了莲蓬头的水量。

  刹时,强力的水注喷射在动情的敏感唇瓣,令我的情欲瞬间攀升到高潮的临界点,令我舒服得险些发出羞人的呻吟。

  “唔……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到了……唔……我现在的行径……应该跟不知羞耻的荡妇没两样吧?唔……可是我……我不是荡妇……只是一个……老公满足不了我的寂寞女人而已吧?唔……要到了……好舒服……快……到了……到了……到了……”

  直到那股令我无法自拔的快感逐渐退散,我才缓缓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等到那彷佛被抽空的意识稍微恢复,我低头望着手上的莲蓬头,才发现刚才可能过度用力,使得指节显得有些苍白;舔了舔一直紧闭的嘴唇,发现或许由於刻意压抑的关系,而变得有些乾涩。

  “呼……呼……”

  扶着墙壁慢慢起身,待酸软的双腿逐渐有了支撑身体的力气后,我才快速冲洗一番,才拖着疲累但满足的身体,亦步亦趋地踱回卧室。

  一进房门,就看见不久前还生龙活虎,在我身上挞伐寻欢的老公,此刻却已呼呼大睡,而且还发出了恼人的震天鼾声,令我真想上前狠狠踹他一脚,发泄我憋了一肚子的怨气。

  就在这时,我隐约听到了门外传来大门开启的声响。抬头瞟向墙上的时钟,猜想应该是儿子回来了,於是我便轻步走出房门。

  第三章 学舞

  “妈,我回来了。”

  “诚诚回来啦,饿不饿?妈有留一些饭菜给你当宵夜。”

  “好呀。”

  “那妈帮你热菜,你先把东西放好,顺便洗个澡,这样才不会浪费时间。”

  看着儿子风风火火的身影,我一想到房里熟睡的老公,连忙提醒他:“诚诚,动作轻一点,你爸已经睡觉了,千万别吵醒他。知道吗?”

  “哦。”

  趁着儿子洗澡的时间,我将晚餐剩余的饭菜加热放在餐桌上后,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

  或许刚才的激情让我感到特别疲累,以至於电视开了不到五分钟,我的眼皮忽然觉得愈来愈沉重。

  感觉自己彷佛进入梦乡之际,刺耳的电话声却在此刻骤然响起,令我昏沉的神智瞬间清醒过来。

  “喂~~”“是我啦,你不是说要打电话给我?”

  听出来人的声音后,我不满地轻吼道:“呴!刘孟哲!拜托你要打电话也看一下时间好吗?现在都几点了?”

  “因为明天就要上课了,所以我当然急啦!”

  “什么?明天要上课?那……那你找别人吧。”

  “为什么?你不是整天待在家的”英英美代子“吗?好!就算你真的很忙好了,但一堂课只有一个半小时而已,我不相信你连一小时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不是啦,我……欸~~老实跟你说,我根本不会跳舞,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啦。”

  “拜托!没有人生下来就会跳舞吧?更何况,学习国标舞不但可以帮女人雕塑出曼妙的曲线,还可以顺便减肥,更可以交到许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总比你整天窝在家浪费生命好吧?”

  “呿!你才浪费生命呢!”

  我不甘示弱地反击回去。

  “呃……算我说错话,毓歆姐你大人大量,就原谅小弟吧。”

  我诧异地说道:“唷~~你什么时候又懂了礼貌,还是有求於我才这样?居然连毓歆姐都肯叫出口了……”

  “你!哼!要不是我实在找不到人,我哪需要向你低声下气。”

  “那你就赶紧找别人吧,我懒得理你了。”

  我正要挂电话时,话筒彼端立即传来焦急的声音:“喂喂喂……你别急着挂电话嘛!我上次好歹帮你修过电脑,你就看在我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帮我这一次嘛。”

  “不是我帮不帮的问题,而是我根本不会跳舞……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你放心,只要你肯陪我一起上课,就算你是同手同脚的舞痴,我都有把握把你教成令人欣羡的舞林高手。毓歆姐,你就答应我嘛。”

  “欸~~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这么说……你是答应啰?耶耶耶,我知道你最好了!爱你唷。那么明天晚七点我去接你,记得穿漂亮一点,不要像七老八十的老阿嬷。就这样说定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拜拜。”

  “嗳嗳嗳~~”听到话筒传来断线的嘟嘟声,我不禁嘟嚷着:“我又没答应当你的舞伴,你就给我挂电话……我……欸~~”挂上电话,抬头就看到儿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怎么啦?”

  “妈,你刚才跟谁讲电话?怎么我听到什么舞伴的?你要去夜店呀?”

  “去去去!妈都什么年纪了,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

  见儿子仍不相信的表情,我不得不耐心向他解释:“是你孟哲叔打来,要我当他的舞伴,跟他一起学国标舞。”

  “国标舞?那不是老人才会跳的吗?我早上上学时,就看到一群阿公阿嬷在公园里跳……唔……孟哲叔什么时候养成早起的习惯了?”

  “噗哧!”

  我掩嘴轻笑道:“要是孟哲叔知道你这样说他,我看他说不定会气得海扁你一顿。”

  说到这里,我忽然以商量的口吻询问儿子:“诚诚,那你认为妈妈可以去学吗?”

  “如果你觉得有时间就去呀,反正我对老人跳的舞没兴趣。”

  “你呀!”

  我无奈地摇头苦笑。

  ※        ※         ※忘了在哪部电视剧看过的一句话:“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要多培养几种兴趣,这样等到了年老时,才不会觉得整天无所事事,只是日复一日地等着阿门召见的那一天。”

  我非常认同这句话,平常也会找时间和邻居上上烹饪课、彩妆课,或是彩绘指甲,不然就是某某大师开办的养生讲座……而这些课程对我来说,不仅是我非常感兴趣的课程,也是打发无聊时间的好去处。

  但不管参加什么课程,我从来没考虑过学跳舞,而且还是这种被儿子称为“老人才会跳的”──国标舞。

  考虑了一整晚,原本隔天想打电话回绝刘孟哲,但老公儿子一早起床,就匆匆忙忙带着我准备的早餐出门,转眼间又剩下我一个人待在这间冷清的屋子,让我原本想拒绝孟哲的念头又开始动摇起来。

  持续了一整天浑浑噩噩,焦虑不安的心情,直到我接到了刘孟哲打来的催促电话,我考虑了好一会儿,终於决定抱着慷慨就义的悲壮心态,换上了我认为最漂亮的短袖连身长裙,并且穿了一双红色的平底休闲鞋出门。

  当我在巷口看到刘孟哲时,却见他当下楞了一下,随后又莫名其妙地摇摇头,便不发一语地招呼我上车。

  “怎么啦?”

  “呃……没……没什么啦。”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既然他不愿意开口,我也懒得理会他。

  一路无话地开了将近半个小时车程,他终於把车子停在一栋商办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搭乘电梯来到了地下二楼,甫出电梯右转,就看到了正前方的大门口,挂着“星莹舞艺学苑”招牌的屋子。

  进了门之后,只见刘孟哲一路不停地和人打招呼,接着就提着一只行李袋走向门口挂着:“男更衣室”牌子的房间。当他进门前,他忽然转过头对我说:“你先到201教室外找地方休息一下,我换好衣服就去找你。对了,201从这里往前左转就到了。”

  “哦。”

  来到他说的教室,只见透明玻璃窗的教室里,每个墙面都是从天花板到地面的镜子,让我感觉教室似乎不小,而且教室里除了镜子,以及横亘着一根及腰的扶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及梁柱,感觉整个空间非常宽敞。

  正当我站在窗外,打量教室内的装潢及摆设时,身后忽然传来甜美的声音:“嗨,你好,请问你是第一次上课的学员吗?”

  我一转身,就看见一名穿着暴露,脸上化了大浓妆的年轻女孩,露出和善的笑意看着我。

  我摆摆手说:“唔……我等人,他叫刘孟哲。”

  “喔,你是说哲哥呀……对了,我是这里的老师,我姓江。嗯……等一下你会跟我们一起上课吗?”

  听到她自称是舞蹈老师,我连忙向他问好:“江老师好。嗯……我是孟哲的表嫂,我本姓梁。因为他说缺了一个舞伴,所以就叫我陪他上课。不过老实说,我完全不会跳舞,所以……”

  “呵呵……没关系,你待会上课时可以先试试看,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考虑成为我们星莹的正式学员。”

  “嗯。”

  我轻点头应付过去。

  “那你在这里等哲哥吧,我先进教室了,待会儿见。”

  “嗯,你忙吧,不用管我。”

  等她走进教室后,我站在窗外看着她仔细检查木板地面,到处巡视的曼妙身影,竟忍不住仔细打量起她来。

  这位年轻的江老师,今天穿了一套两件式的中空舞衣。上半身是火红镶着银色丝线花纹的小可爱低胸马甲,那看似硬板质料的贴身马甲,不仅紧紧包覆住她的胸围,那低胸的尺度,更让她露出了大半胸部,几乎都快看到她的乳晕了。

  而下半身那条到脚踝的红色透明长裙,却像剪了四刀的破碎布条般垂下,随着她走动而轻扬飘起;不仅如此,长裙那薄透的水丝材质,根本遮不住裙里的春光。她若不是里面穿了一件和上衣同样质地,以及相同花色的三角热裤,那么她的私密部位绝对让人一览无遗。

  如此暴露的穿着,再加上她的肚脐镶穿着一只水钻的肚环,后腰又纹了一副倒三角形的线条图腾刺青……若不是孟哲说来这里学舞,我说不定会以为来到了令我鄙夷的不正当场所。

  而这种感觉,随着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学员步入教室,也就变得更加强烈。

  因为这里的男性学员,大都穿着敞开胸膛的连身服,而女性学员则是打扮得妖艳无比;她们身上的服装若不是低胸露背,就是裙子开叉的地方高得不像话,让我看了之后,除了觉得臊羞别扭外,更暗自提高了警惕。

  “毓歆,你怎么还在这里,快上课了耶。”

  我转身看着穿着夸张舞衣的刘孟哲,忍不住搥了他一下笑骂道:“你怎么也穿这样?还有,你不是叫我在外面等你吗,你这搞笑的舞伴没来,我怎么好意思进去。”

  “拜托,是你自己少见多怪好不好!你看,里面的人哪个没穿这种舞衣?既然要跳国标舞,就要有跳国标舞的装扮嘛。”

  “唔……我问你喔,是不是跳这种舞都要穿……穿得这么少?”

  “呃……欸……算了,我们先进去上课吧,上完课再跟你说清楚。”

  话虽如此,但看到里面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穿着……反而让我觉得很别扭。

  “各位同学,今天教大家恰恰的花式舞步,希望大家都能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现在,我先示范一下舞步的分解动作……”

  由於我完全没有任何基础,因此即便看着江老师的慢动作教学,我看了半天仍像雾里看花般──只有模模糊糊的概念而已。

  “好了,现在我请明峰老师,和我一起跳一段双人的连续舞步给大家看。现在,大家就以掌声欢迎明峰老师出场。”

  在大夥热烈的掌声下,只见一名和年轻女老师长得有些相像,但年纪比她大一点的男人缓缓走到她身边,接着就在恰恰节奏的舞曲响起时,两人倏地面对面贴近,并且双掌相交,跳起了让我看得眼花撩乱,又充满了美感与轻快节奏的舞蹈。

  一时间,只见两个时而分开,时而靠近,男人不时搂女人的腰,踢腿,转圈,最后双方相对摆出斜身的弓字步做为结束姿势。

  当舞曲结束时,所有学员立即抱以热烈的掌声。

  “好了,现在各位学员可以找自己的舞伴练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问我和明峰老师。”

  女老师说到这里,忽然朝我这里瞟了一眼,随即又将目光移到众学员身上,“今天来了一位新夥伴,所以我待会儿,会先花一些时间指导这位新夥伴,希望学员们不要觉得老师偏心不负责喔。”

  此话一出,所有学员顿时哄笑起来,令我当下脸红得真想找个洞钻进去。还好大家笑了几声后,就找自己的舞伴分开练习。

  看到学员们开始练习,女老师也走到我身边,微笑地对我说:“梁小姐,既然你说以前没学过,那我就从基本舞步教起吧。”

  “嗯,那就麻烦江老师了。”

  我这边重头学起,孟哲则是向那位男老师请教几个动作后,就迳直找个角落独自练习。

  “梁小姐,跳国标舞最重要的就是身体要随时保持直挺,不可以弯腰驼背,这样仪态才会好看,身体的线条才会美。”

  以前在父母的严格教导下,我以为自己不管站姿,坐姿都很标准,没想到还是被江老师找出几处细微的小瑕疵。

  “梁小姐,记得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挺胸缩小腹,腿部绷直的标准仪态。我看你身材不错,更应该好好展现自己最骄傲的本钱嘛。不要怕,没什么好害羞的。

  要知道,我们的身体是上天赐给父母最好的礼物,所以我们应该让父母有”因为生下我们而感到骄傲“的观感。好了,现在我们先学基本的正三步。”

  第一次听到女人这么直白地称赞我的身材,让我顿时臊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后面那句话,又让我感到特别别扭,难以接受。

  后来,在女老师耐心的教导及严格的指正下,我渐渐忘了外界的事物及别人的眼光,脑海里只有她所教的繁杂舞步。

  等我回过神,才发现女老师不知何时已离开我这里,转而指导其他学员。於是我便偷懒地独自走到不起眼的角落,屁股轻轻靠在扶手上,搥打揉捏酸痛的双腿,喃喃道:“呼……想不到跳舞比做家事还累。”

  正当我斜靠着墙角休息时,眼前忽然出现一道黑影,若不是他先开口说:“毓歆,你怎么不好好练习,反而躲到这里偷懒发呆”的话,我说不定会吓得当场不顾一切地大叫起来。

  “呴,刘孟哲,你要吓死人呀!”

  “不是有句话说:”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吗,你一定是做太多亏心事,所以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你就吓个半死。”

  “你还好意思说!”

  我轻拍胸口,抚平慌乱的情绪,才开口说:“对了,你不是来学舞的吗,怎么不好好练习,反而跑来吓我?”

  “噢!你难道不晓得国标舞就是要两个人跳才有意思吗?假如一个人练就可以,我又何必找你这个保守古板的欧巴桑当我的舞伴?”

  “刘孟哲!你……你有胆再说一遍!”

  “呃……好好好,我承认我没胆总可以了吧。”

  “哼,算你识相。”

  “对了,刚才明雪老师教你多少舞步,练得如何?”

  直到这时,我才从刘孟哲口中知道女老师的名字。不过……“孟哲,我问你,那两个老师是什么关系?”

  “他们是亲兄妹啦。哥哥二十六 岁,妹妹二十四 岁。”

  “啊!这么年轻?”

  “哼,你别看他们年轻,人家从四岁就开始学舞,不但得过很多国际大奖,而且还曾经到”黑池“比赛过。”

  “什么池?那是什么地方?”

  “呃!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算了,我告诉你吧,黑池可说是国标舞界的最高殿堂。能够到那里比赛演出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有多高?”

  “比101大楼还要高。”

  “噗哧!”

  我忍不住边笑边搥打他的肩膀:“你呀,老是不正经。”

  “我一直都很正经好不好!”

  刘孟哲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随即将话锋一转,“好了,学费很贵,如果你休息够了就继续练习吧,别浪费时间了。”

  “好吧。出钱的是大爷,所以你说了算。”

  我稍微揉揉酸痛的双腿,正想继续练习时,赫然发现女老师刚才教的舞步,我竟然忘了一大半。

  “呴!都是你啦,被你这么一搅和,我刚才的都忘得差不多了。”

  随着话落,只见他露出诧异的表情说:“不会吧!这么快就忘了?”

  没理会他夸张的表情,我低着头,努力思索着女老师刚才所教的内容,但不管怎么回想,仍无法拼凑出完整的顺序。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刘孟哲让人想发飙的恼人话语:“欸~~欧巴桑就是欧巴桑。你再不动脑的话,说不定再过几年就得了老人痴呆症。”

  “刘孟哲!”

  “嗳嗳嗳,这里是公共场所,麻烦你轻声细语好吗?呃……算了,为了不想再花时间找舞伴,我就暂时充当你的小老师,带你跳一段,帮你恢复记忆吧。”

  “呃……你行吗?”

  我狐疑地看着他。

  “事实证明一切,来吧。”

  见他主动伸出手,我一时间反而犹豫起来。

  俗话说:“男女受授不亲。”

  尽管他是小我五岁,又是非常熟稔的男人,可是我的手除了爸爸,老公及儿子牵过外……好像还没有被其他男人牵过。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对方却不容置疑地直接拉起我的手,同时摆出标准的准备姿势,一本正经地凝视着我。

  被他专注的目光直视,我不由得暗怪自己想太多。深呼吸几下,让自己的情绪平稳后,便摆出相应姿势与他相对。

  随着他脚步移动,同时轻声提醒我的舞步,让我逐渐想起了刚才老师所教的一切,身体也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着。

  “对……对……吸气,抬头,挺胸,缩小腹,注意”恰恰恰“的节奏……接下来抬腿……转圈……回步……很好……就是这样……”

  在刘孟哲的带领及指正下,我没多久就记起了刚才老师教的舞步。不仅如此,老师刚才所教都是女生步,因此有些舞步让我觉得难以理解,现在和刘孟哲搭配之后,我才晓得那些奇怪的地方,原来是为了配合另一半的走位。

  如果这些地方没有后退或转圈,那么若不是撞到对方,就会踩到对方的脚。

  好不容易搞清楚了这些动作背后的含意后,我从一开始地小心翼翼,害怕一个不留神就踩到对方的脚,到后来熟悉这些舞步后,已经可以从周遭镜子反射的影像中,看到自己似乎跳得有模有样,再也没有最初磕磕绊绊的迟滞感。

  耳边听着轻快的音乐,身体随着节奏摆动,眼睛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我的心情也渐渐地快活起来;就连让我一开始感到别扭不已地刻意扭屁股动作,也在刘孟哲严厉的反覆指正下,慢慢卸下心防,不再抗拒这个一直让我感到难为情的夸张动作,配合着身体的律动,自然而然地扭了起来。

  (原来跳国标舞这么好玩呀,而且跳了之后心情也变得好愉快。唔……我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正当我沈醉在这身心愉悦的奇妙状态时,轻快的乐曲蓦地戛然而止,瞬间把我拉回到现实中。

  “各位同学,我们今天就上到这里,希望大家回去后多多练习。嗯……前两天我和明峰老师商量讨论后,决定三个月后的月底,举办一场我们上次跟各位学员提过的成果发表会,而且这次打算从本期的学员里,选出三对成绩好的学员,免费招待他们豪华邮轮三日游。各位学员觉得这个奖励棒不棒?”

  “好棒,老师真好!”

  “谢谢老师。”

  江明雪老师平举双手下压,示意学员安静下来后,才继续说:“评分规则除了最重要的舞技占60%外,其他如服装占25%,化妆及表情也占15%。虽然规则有点严格,但距离比赛其实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练习,所以夫妻们想度二次蜜月,情侣们想提前度蜜月,或想和家人一起出国放松的同学们要多加油啰。好了,那我们下课啰。”

  随着话落,大夥互相道别后,我发现有的人仍留在原地继续练习,有的人则是提着行李袋走向淋浴间,更有些人直接套上了普通的外衣,便成群结队的离开,感觉他们好像要找地方续摊的样子。

  对此,我也只能暗自感叹:“这些人的体力真好”便紧跟着刘孟哲的身后离开教室。

  走着走着,我边打量这里的环境边说:“这里的设施不错呀。”

  “当然不错呀,要不然学费这么贵,又没有这些贴心的设施,谁肯来学舞。”刘孟哲边走边说。

  “对了,我看那些学员都去淋浴间,你怎么不一起去冲个凉?”

  “你又没带换洗衣物,我怎么好意思只有自己洗香香,可是你却满身大汗地回家。”

  他不说我还不觉得,他一说,我才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而且身体里的水分,似乎正一股脑地往外流泄,让我感觉连内衣裤都彷佛刚从水里捞起来般,穿在身上极不舒服。

  他大概也看出我的困窘,便尴尬地讪讪道:“嗯……不好意思,也怪我出门前忘了跟你说清楚……唔……下礼拜你来上课时,记得多带一套换洗的衣服。这样跳完舞后可以洗香香再回家,而且又省水费,可说一举数得。”

  我惊诧地叫道:“啊!那……那不是被人看光光了?”

  此话一出,刘孟哲立即对我翻了个白眼,以鄙夷的语气说:“呴!你真的是个没见识的欧巴桑呐!你到底有没有上过健身房呀,你难道不晓得现在的健身中心,都附属单独隔间的淋浴设备吗?”

  “呃……”

  我讪然地低下头,不做任何回应。

  “好啦,上车吧。我送你回家后,也要赶快回家洗澡。”

  “哦。”

  随口应了一声,我忽然想到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等一下!孟哲,你刚才说下礼拜还要来?今天难道不是最后一堂课?”

  “我什么时候说过今天是最后一堂课?我刚才换好衣服后,又到柜台多交了三个月的学费,怎么可能只上今天这堂课就算了。”

  “啊!那……那你的意思是,我下礼拜还要来?”

  “废话,难不成下礼拜又要换人,再让明雪老师重头教?那我可能会被她列为”奥客“的黑名单学员。”

  刘孟哲似乎看穿了我犹豫不决的心思,竟以不容置疑的强硬语气说道:“好啦,毓歆,你就当有人请你来做三个月的运动嘛。”

  “欸~~你呀你……”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本楼字节数:46845

????【完】

????总字节数:174384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成人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好色导航  蓝导航  7妹导航  Tumblr Pics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少妇洞里像有数个小虫子
  2. 欲河第三卷上部(第4-6章)
  3. 唇舌之交(05)
  4. 主任和女人员的同居
  5. 健身房中的姐弟情
  6. 真情少妇
  7. 不平凡的生活
  8. My Private Lolita